城市站点
> 黎明前的斗争 —清远各县解放回眸
详细内容

黎明前的斗争 —清远各县解放回眸

时间:2020-08-04     人气:210     来源:清远市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年华诞,也是清远各族实现翻身解放七十周年。习近平强调:“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年华诞,也是清远各族实现翻身解放七十周年。习近平强调:“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70年前,为了解放清远各县,解放军付出了重大牺牲。据不完全统计,仅解放佛冈县城战斗和连县大路边、梁家水战斗,解放军就牺牲了135人,负伤在300人以上。如今回眸清远各县解放前夕的斗争历程,对我市正在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对全面贯彻落实市委市政府的各项部署、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新清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英(德)佛(冈)清(远)三县最早获得解放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后,东部、中部地区的长江以南各省的大部分地区相继解放。7-8月间,兵临广东边境。


  为加强领导,加速华南地区的解放进程,中共中央决定解放华南的主力由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和两广纵队组成,同时组建新的华南分局。1949年8月1日,中共中央任命叶剑英为华南分局第一书记。9月3日,叶剑英抵达江西赣州后,华南分局的其他领导和军队领导也先后到达赣州汇合,接着召开了作战会议、三次分局扩大会议和高级干部会议(通称赣州会议),研究讨论解放华南的作战部署与华南解放后的人事安排及社会治安、经济建设、城市管理等方面的政策措施。9月28日,叶剑英和陈赓签发了《广州外围作战命令》。决定将负责解放华南的部队(东路军)分成右、左、南三路:右路军由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的第13军、第14军、第15军组成,左路军由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的第43军、第44军组成,南路军由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和粤中纵队组成。


  (一)英德县解放


  10月1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发表《告广东人民书》,号召广东人民和人民武装部队紧急动员起来,调动一切力量支援解放战争,协助人民解放军解放广东全境,建立革命秩序,恢复和发展生产。2日,广东战役正式打响。7日凌晨1时,右路军解放粤北门户曲江后,第14军、第15军分别沿北江西岸和北江东岸的粤汉铁路南下,追歼溃逃的国民党军。


  从曲江县马坝南逃到英德的国民党军第39军第91师,为阻挡人民解放军南下,在粤汉铁路英德段的遥步桥安装炸药,准备炸毁遥步桥。遥步桥小学教员吴昂廷获悉国民党军企图炸桥的情况后,即叫吴祖银向活动在铁路沿线的英佛县委委员、英东县第一副县长兼英西区委会书记廖碧波报告。廖碧波即派吴祖银北上接应沿粤汉铁路南下的解放大军,并指示驻附城长岭的北江第一支队第2团肖国全武工队派员到横石塘联系接应沿北江西岸南下的解放大军。


  10月9日,沿粤汉铁路南下的人民解放军右路军第15军第45师第133团,在北江第一支队第5团、第2团和第6团的配合下,进至英德县城对岸的英德火车站附近,部署第1营攻打县城、第2营进攻火车站守敌、第3营和师直侦察连向遥步桥迂回。扼守在英德火车站及遥步桥的是国民党军第91师第272团,该团团部及2个营据守英德火车站和遥步桥北头,1个营据守遥步桥南头高地。当日19时,人民解放军第3营7连和师直侦察连迅速插入英德火车站与遥步桥之间,堵住据守英德火车站的国民党军退路,与正面进攻英德火车站的第2营密切配合,经过4小时激战,将据守英德火车站和遥步桥北头的国民党军击溃,俘虏200余人。22时,人民解放军第3营9连奉命抢夺遥步桥,指战员冒着枪林弹雨用3分钟冲过长280多米的遥步桥,用刺刀砍断炸药导火线,保住了遥步桥。紧接着,第3营8连也冲过遥步桥,将据守桥南高地的国民党军大部歼灭,控制了遥步桥。人民解放军占领遥步桥后,英德县城内的国民党地方武装闻风而逃,第1营顺利解放英德县城。



  北江第一支队徽章


  11日早上,解放大军由武工队员肖家山带路,向粤汉铁路的军事要地连江口挺进。在连江口歼灭国民党军第39军第91师第272团、第273团2个营共800多人,解放了连江口。


  沿北江西岸南下的人民解放军第14军第41师,11日到达英乳边区的乳源县大布洞和英德的平址洞、狮岭、长田一带,何健生、文丹率连江支队第6团英乳边中队在平址洞土㙟头村与解放大军会师。13日,英乳边中队配合解放大军进军英西地区。途经大竹凼时,国民党地方武装唐炳勋部开枪阻击,第41师开炮炸崩敌炮楼,将其击溃。中午时分,第41师到达英德尧鲤乡(今石牯塘镇)石霞。随后,英乳边中队、石霞武工队随第41师向浛洸挺进。驻浛洸的国民党英西联防主任、联防大队长梁猛熊及其他地方武装闻讯仓惶逃往连江南岸,解放军不费一枪一弹解放英西地区最大的集镇浛洸圩。


  英德县城解放后,英东县县长曾启明奉滃江地委命令到英德县城开展接收接管工作。10月11日,英德县人民政府成立,林名勋任县长,同时撤销英东县人民政府。10月中旬,中共英德县委员会成立,林名勋任县委书记。


  (二)佛冈县解放


  在解放大军抵达佛冈前夕,佛冈的人民武装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北江第一支队佛冈独立第5大队和第6团。1948年,佛冈县内已成立了青潭乡人民政府和黄花乡人民政府。1949年6月,迳头、白石、观石、大陂相继成立乡人民政府。10月初,粤赣先遣支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兼政治委员周辉一行奉命到达佛冈大陂,成立佛冈支前司令部,周辉任司令员。


  1949年10月8日,人民解放军左路军第43军第127师解放翁源后,日夜兼程急行军向佛冈挺进,于10日下午抵达佛冈境内石龙一带。佛冈是广州的北大门,据守在佛冈县城的是号称“钢铁团”的国民党军第39军103师第307团。在地方人民武装的配合下,人民解放军第127师根据地形部署第379团、第380团、第381团对国民党军进行分割包围:第379团由王坑以北穿插到佛冈县城西,以1个营兵力迂回至佛冈县城西南,切断国民党军向西南方面退路以及其第3营和主力的联系;第381团以第二营兵力经古塘插至佛冈县城以南,与第379团第1营取得联系后,迅速攻占佛冈县城,该团主力则直逼佛冈县城的龙溪山;第380团由饮水塘、张田坑一线从正面向国民党军逼进。


  11日早上,人民解放军对国民党军发起进攻。7时,第380团7连攻下莲花岗东南小高地,歼灭1个排;第379团2营也攻下柯木迳西北158高地,歼灭1个连。其他阵地的国民党军负隅顽抗,拒绝劝降,并且将携带书信前去劝降的解放军战士和游击队干部2人杀害。在激战中,解放军的多次攻击,均被国民党军密集火力压下来。当日,广州的国民党军也派飞机数架次到佛冈空投弹药物资及宣传品,并对解放军阵地进行扫射。解放军一面严密包围国民党守军,一面进行充分攻击准备。当日下午5时,第127师炮兵营赶到支援,在对国民党守军阵地进行猛烈轰击后,解放军发起全面进攻,第379团攻下柯木迳敌117高地,歼灭70余人,其余国民党军向龙溪方向逃窜;第380团第2营一举攻下龙溪以北国民党军的主阵地,俘虏了一部分守军;担任突击任务的连队,8分钟攻下国民党守军主要阵地。解放军攻克县城以北154高地后,乘势追击,在半个多小时中的攻击战中,相继攻克国民党军4座山头阵地,使其防线全部崩溃。第380团第1营直插至龙溪,将企图逃跑的国民党军团长王家桢等以下官兵80多人俘虏。傍晚7时许,解放佛冈县城的战斗胜利结束。这一战斗,被称为“解放广州第一仗”。


  在歼灭了驻县城国民党守军后,人民解放军第379团第1营和第3营于当日下午6时许,向小坑挺进,将盘踞在小坑以北45高地、50高地、70高地的国民党军分割包围。12日拂晓,解放军在强力攻击下,经过1小时激战歼灭守军。至此,佛冈全境解放。在解放佛冈县城的战斗中,全歼国民党军第307团(俟有10余名残兵逃走)及一个地方保安营,击毙200余人,俘虏团长以下官兵2000余人,缴获全部美制武器装备。解放军有56名指战员牺牲,近200名指战员负伤。



《亦报》1949年10月关于连江口和佛冈解放的报道


  10月14日,中共佛冈县委员会和佛冈县人民政府成立,周辉任县委书记兼县长。


  (三)清远县解放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北江第一支队第6团解放了四九乡,成立四九乡人民政府。9月3日,又解放了汤塘圩,接着于20日成立中共潖江县委员会和县人民政府,北江第一支队第6团团长黄信明任县委书记兼县长。10月初,人民解放军南下工作团李海涛、单德成等到达汤塘,指导成立支前司令部,黄信明任司令员。


  10月12日傍晚,人民解放军第14军第40师从英德以南60公里的下步圩,星夜水陆并进,13日拂晓在清远城以东的江口击退国民党军第63军第211师、第213师的阻击。同时,该师第118团第2营和第119团第1营在横石圩北江沿岸,跟踪追击国民党军。第118团第2营前进到江口北岸禾仓附近,歼灭正在吃饭的国民党军,然后继续南下追击。第118团第2营进至后岗圩一带,击退实施反扑的近两营国民党军,并从俘虏口中获悉从江口退下来的国民党军第211师、第213师已集结清远县城附近。该营立即占据有利地形与国民党军对峙。中午,人民解放军第118团第3营和第119团第1营赶到,协力向国民党军开展进攻。解放军占领后岗城北高地后,国民党军仓惶弃城西逃。傍晚,人民解放军第40师开进清远县城,宣告清远解放。连江支队第3团附城独立中队和朱志明率领的城工组亦随大军一同入城,给大军运送粮食,安排驻地,组织交通工具。


  13日中午,粤桂湘边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梁嘉率领纵队机关与连江支队第3团主力,从清远太平洞口围向县城进发,到达回澜时,与正在西逃的国民党军第63军残部遭遇,经过一个小时战斗,歼灭1个营部和1个整连,俘虏副营长以下官兵10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6挺,还有火箭筒等大批军用物资。当日黄昏,梁嘉与连江支队第3团赶到清城,同人民解放军后续部队第43军会师,并组织成立清远军事管制委员会,苏陶任主任,冯华任副主任,接管国民党清远县党、政、军、民等机构,维护社会治安和社会秩序,组织人力物力支援前线。14日,撤销中共潖江县委和潖江县人民政府。15日,黄信明带领两个连共150多人,会同南下工作团李海涛等12人一起来到清远县城,与苏陶会合。20日,中共中央华南分局批准成立新的中共清远县委,成立清远县人民政府,并任命云昌遇任县委书记兼县长。


开展连阳战役解放连阳四县和英西


  地处粤西北山区的连县(今连州市)、连南县(今连南瑶族自治县)、连山县(今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阳山县,是汉、瑶、壮等民族聚居的地方,山势险峻,偏于一隅,人民解放军开展广东战役中无暇顾及,国民党残余部队陆续逃聚于此,与连阳地方武装一起,大肆叫嚣“反共复国”。1949年10月至12月,盘踞连阳的国民党军,除了广东省第五行政区专员、保安司令兼连县县长李楚瀛将连阳4县的保警队、自卫队、保安团、联防队等地方武装整编成立的“中国反共救国军”第9军所辖的第25师、第26师和第27师9个团共6000多人外(后又将英西的国民党武装编为第28师),还有从坪石等地退下来的交警第17总队,广东省保安第17团、第63军残部和广东省保安第4师第7团残部,合计约有7100多人。其中交警部队是国民党军统局的特种部队,装备精良,战斗力较强。



1949年8月5日,连江支队正式发表的《成立宣言》


  1949年11月下旬,为了彻底消灭盘踞在连阳的国民党残余势力,解放连阳和英西,人民解放军第15兵团第48军第143师和北江军分区根据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的部署,在北江地委领导下,成立由第143师参谋长王中军、政治部主任吕琳和北江军分区副司令员周明组成的解放连阳前线指挥小组,并制订了分北、中、南3路进军连阳的作战计划:⑴北路军由第143师第428团和第429团两个营,以及粤桂湘边纵队连江支队第7团组成,由第428团团长李洪元指挥,连江支队第7团团长萧怀义为副指挥,从湖南宜章黄沙堡经连县周家岱、天光山,直插连县东陂镇,待消灭当地国民党军后,随即进军三江,占领三江后背山鹿鸣关,堵住国民党军窜逃连山的退路,然后掉头围攻三江,解放三江。⑵中路军由北江军分区第12团和第143师第428团1个警卫连,以及连江支队第10团组成,由王中军指挥,从乐昌坪石出发与第10团会合后,直扑星子歼灭国民党军,接着急速进军,包围攻击连州城。若国民党军弃城逃走,则立即跟踪追击,务必将其主力歼灭。⑶南路军由第143师机关炮营和北江军分区暂编第3团(由连江支队第4团和第6团一部整编而成)与清远人民保安团(原连江支队第3团)组成,由北江军分区参谋长黄云波指挥,从英德到阳山,与连江支队第5团会合,经大朗、黎埠插到三江之南,堵住国民党军逃往瑶山的道路,然后3路合围,聚歼国民党军主力于连州与三江之间。参加解放连阳作战的部队总兵力约3000余人。


  (一)大路边激战歼灭强敌


  1949年10月底,在连阳战役展开前,从铁路沿线败退下来的国民党交通警察第17总队1000多人盘踞连县大路边村,连江支队第10团悉知后派人赴湖南宜章黄沙堡,向路过该地的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第13军报告敌情,于是解放军从37师第108团派出两个营去消灭这股敌人。11月5日,解放军第108团担任主攻,连江支队第10团战士分别从东面和北面向大路边村内进攻,国民党军凭借城墙炮楼的掩护进行顽抗。解放军突击队冲过开阔地,迫近城墙,用搭人梯越墙。由于墙高重武器少,敌众我寡,解放军处于不利位置,进攻受挫。连江支队第10团据守村前制高点红磊顶,居高临下向国民党军射击,后来国民党军占领红磊顶北面的山头,并向红磊顶发起攻击,第10团坚守至下午3时,被迫撤退。晚上7时,解放军增援部队赶到后,以猛烈的炮火向国民党军阵地轰击,接着发起冲锋,夺回被占领的两个山头,于是国民党军向星子方向溃退。这场战斗歼灭400余人,其中毙伤100余人,俘虏3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100余支。解放军也伤亡80余人,其中牺牲55人,连江支队第10团牺牲2人,负伤数十人。


  (二)北路军和中路军解放连县、连南与连山


  12月初,解放连阳战役正式打响。3日,北路军的主力第428团从乐昌乘火车到坪石,接着转道宜章黄沙堡,4日在黄沙堡与连江支队第7团会合后,向连县星子周家岱前进,5日晚到达蚊子冲,然后兵分两路:第一路由第428团团长李洪元和连江支队第7团团长萧怀义、政委黄漫江率领主力从天光山经洛阳从东面直奔东坡镇;第二路由第428团副团长徐彦凯率领第2营,连江支队第7团黄振、吴年、黄雄率领两个连配合,绕道黄洞山从北面包抄东陂镇。


  12月5日,第一路的先头部队在洛阳抢占当地自卫队的山头哨岗,缴枪12支。接着,第一路军继续前进,驻扎在大营村国民党自卫中队在解放军的重压之下,该中队中队长李雪亭被迫率部缴械投降,于是部队直出旗王岭,围攻东陂镇。6日,驻守在东陂的国民党军向大龙山溃退,第一路军顺利占领东坡镇。


  第二路军从天光山过桐木冲,6日上午到达黄洞山,获悉梁家水村驻有从湖南临武溃退下来的国民党第2交警总队118团600多人,于是决定先将其歼灭,为部队继续前进扫清障碍。当日下午,解放军分3路发起总攻:西路从岩塘背南下,迂回到龙形洞,切断国民党军西逃之路;东路在仙人岭脚从东面包围梁家水;北路由北面桥头水坑沿大路分两路直扑梁家水村,展开正面主攻。国民党军退路被截,拚死顽抗,解放军奋勇攻击,至傍晚攻入北门巷和半边街,夺下炮楼。国民党军总部盘踞在祠堂,以祠堂东侧的小河为界,与解放军形成对峙状态。经过几小时激战,解放军把国民党军分割包围在几个狭小阵地内,切断其相互间的联系,随即进行政治攻势,并发出最后通牒,限令他们在30分钟内缴械投降。与此同时,解放军通过群众找来大量的辣椒粉和石灰,包扎在手榴弹上,一批一批地投入国民党军指挥部的祠堂内,石灰和辣椒粉随着手榴弹的爆破,烟尘腾起,国民党军或被炸死,或被呛得泪水鼻水齐流,咳嗽不止,哭喊连天。国民党军终于支持不住,于7日凌晨从窗口竖出白旗投降。接着其余据点守军也纷纷放下武器,战斗全部结束。此战,共毙伤国民党军200余人,俘虏上校队长李学忠以下官兵44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35挺、六〇炮9门、长短枪500余支。解放军也牺牲了副连长赵廷贵等22人。


  梁家水战斗结束后,北路军在东陂会合,留下一部分继续清剿东陂一带国民党军残部,主力则从东陂经西岸、石角,直插李楚瀛老巢三江。途中,在新塘歼灭1个营,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100多支。7日下午兵临三江城下。8日凌晨,解放军占领三江城。


  中路军12月3日从乳源到乐昌北上坪石,次日早晨向连县开拔。6日在大路边同连江支队第10团会合,当晚包围星子镇。7日拂晓,解放军发起攻击,分东、西、北三面同时向镇内进攻:北江军分区第12团第3营炸开星子北门街闸门,直接冲入星子街;428团第3营从东北面的土陂冲、白坟头冲入街内;12团一部和连江支队第10团从星子圩西南的黄村,向星子圩发起攻击。驻守在星子圩内的是“中国反共救国军”第9军第25师主力团,在解放军的三面攻击下,抵挡不住,慌乱中从洞婆墟绕出河边,沿公路向麻布、连州方向逃窜。7日凌晨,解放军占领星子圩,但位于西郊金紫岭的守军,还缩在碉堡里抵抗,于是解放军对其进行炮击,消灭了碉堡内的守军。接着,解放军向连州城进军。8日拂晓,先头部队从巾峰山冲入连州城,发现国民党守军已弃城逃跑,但留下大批军秀物资。解放军在连州城稍作休整后,一部向九陂方向、一部向三江方向追击国民党军。


  8日,在北路军解放三江镇的同时,中路军的先头部队也抵达三江,与北路军会师。于是,前线指挥小组命令第428团团长李洪元率领1个营和连江支队第7团1个连,由彭厚望为向导,迅速进军连山。当晚,解放军顺利占领连山旧县城太保。9日上午,彭厚望用电话向国民党连山县政府发出通牒,限令他们于10日中午前无条件投降,等候解放军前来接管。10日中午,国民党连山县政府无条件投降,并派出代表到太保迎接解放军。当日下午4时,解放军进入连山县城永和,并接受“中国反共救国军”第9军第26师第76团副团长彭兆祥及连山县自卫总队副蒋友森以下等官兵256人投诚,宣告连山解放。活动在粤桂湘边境的连山中队和活动于连山上帅的上帅特编连,也主动出击,先后解放了禾洞、上帅,并维护好社会治安。13日,在三江待命的黄漫江和黄振率连江支队第7团1个连,前往连山开展接收接管工作。



解放战争时期连江支队指战员佩带的肩章


  (三)南路军解放英西和阳山


  南路军从英德浛洸出发,挥师向英德西部进剿。7日,解放黄花,西牛守军1个中队100多人也向解放军投诚。9月底从县城逃到大湾的“中国反共救国军”第9军第28师第61团团长张隆,在收到中共英德县委书记兼县长林名勋通过莫雄转来的“应审时度势,弃暗投明”函告后,慑于解放军军威,只身到浛洸投诚,并于8日向活动于当地的大湾麻步武工队移交防务、接受整编。至此,英德全境解放。


  接着,南路军分左右两路进军阳山。13日,解放七拱。14日,经过一场小战斗,解放青莲圩。14日,两路部队会合,解放阳山县城,成家球中队60多人向解放军投降,阳山县县长李谨彪率残部500多人,逃往秤架圩,把两个连安插于秤架、岭背之间,其余驻守秤架,企图阻止解放军的进攻。


  南路军解放阳山县城后,一部向秤架方向追击,20日占领岭背圩。24日,从岭背出发,攻击龟缩在秤架的李谨彪部,1个连迂回秤架西北部的山头,形成居高临下之势,置国民党军于解放军火力控制之下,1个排占领秤架西南小山头负责掩护,1个排冲上秤架西南占领阵地,封锁国民党军向乳源逃窜的退路,1个排由西面山头直冲秤架圩。国民党军向东面山头溃退并以山上之乱石作掩护,负隅顽抗,解放军步步进逼,用手榴弹炸死敌军营长,接着解放军又发起强大政治攻势。为此,国民党军纷纷举手投降,李谨彪带伤化装逃脱。战斗至中午11时左右结束,秤架宣告解放。此战,计歼国民党军营长以下官兵19人,俘虏10人,缴获八二迫击炮1门,六〇炮1门,重机枪1挺和其他武器弹药一批。与此同时,阳山县境内的太平、白莲、杜步、水口、高峰、东山、小江、犁头、黄坌、西江、朝天、寨岗等乡的国民党军政人员,迫于形势和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纷纷缴械投降。至此,阳山全境解放。


  (四)三军会师连南活捉李楚瀛


  解放阳山县城后,南路军的另一部则按照原计划继续向黎埠进击,与中路军、北路军会师三江后,进入瑶山,对国民党军首领李楚瀛进行会剿、搜索。在油岭,解放军追上“中国反共救国军”第9军军部和特务营300多人,经过激战,将其全部歼灭。14日至16日,俘获大批零散的敌军。16日,在瑶胞房大猪六的举报和引导下,第428团第3营第8连和军分区第12团2营在南岗矮凳凹山洞将李楚瀛等48人抓捕。


  12月24日,历时20天的连阳战役胜利结束,清远全境获得解放。连阳战役消灭盘踞连阳的国民党交警部队和“中国反共救国军”第9军主力,俘虏中将军长李楚瀛、少将参谋长于继祖以下官兵1540人,接受投诚671人,缴获轻重机枪及其他长短枪共1504支、炮4门,各种枪弹13.4万发。


  解放军在连阳解放过程中,得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和热烈欢迎。各县解放后,相继成立县委、县人民政府。12月15日,阳山县人民政府成立,梁天培任县长;当月成立中共阳山县委员会,张彬任县委书记。20日,连县人民政府成立,蔡雄任县长;中共连山县工作委员会和连山县人民政府成立,黄漫江任县委书记兼县长。1950年1月10日,中共连县委员会成立,蔡雄任县委书记。1950年5月16日,中共连南县工作委员会和县人民政府成立,成崇正任县工委书记兼县长。



1949年12月,连县群众载歌载舞庆祝解放


  清远各县的解放与人民政权的建立,使清远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翻开了历史的新篇章。


1949年清远各县解放情况表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第八届中国绿色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12月7日-9日在东莞举行,清远荣获十佳绿色城市殊荣。


      中国绿色发展高层论坛成立于2008年。自创办以来,已先后在北京、云南、广西、海南、甘肃、湖南等地成功举办了七届,已成为我国绿色发展颇具影响力的国际性高端论坛。第八届论坛在东莞举办,本届论坛上权威发布《2019中国城市绿色发展报告》,同时公布了2019年“中国十佳绿色责任企业”“中国十佳绿色新闻人物”“中国十佳绿色城市”三大奖项。清远荣获十佳绿色城市殊荣,副市长彭裕殿代表清远领取奖牌。


      自清远全面打响污染防治攻坚战以来,清远环境质量实现持续改善。2019年1月至11月底,清远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为3.83,改善率为4.5%,改善率排名全省第3;空气质量优良率为91.3%,同比提高1.5个百分点;空气质量全省排名为第17位,比去年同期提升2位。


      2019年1-10月,我市北江干流及连江、滨江等主要河流水质保持稳定,11个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100%达标,15个地表水国(省)考核断面水质优良比例为86.7%(13个)。根据《2019年1-9月全省城市水环境质量及变化排名情况》,我市水环境质量排名全省第7,名次同比上升4位;河流综合污染指数为4.33,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7.73%,综合指数改善幅度全省排名第7;全市河流水质明显好转。

    阅读全文
  •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上强调,和平像阳光一样温暖、像雨露一样滋润。有了阳光雨露,万物才能茁壮成长。有了和平稳定,人类才能更好实现自己的梦想。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只有人人都珍惜和平、维护和平,只有人人都记取战争的惨痛教训,和平才是有希望的。2015年是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用具体事实揭露侵华日军的在清远地区犯下的具体暴行和罪行,进一步加深对抗日战争历史的了解与认识,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要使我们当代人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从而更加热爱和平、珍惜和平,更加自觉地为维护人类和平。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1938年,日军开始侵略和占领广东部分地区,邻近省会广州、地处北江两岸和粤汉铁路(新中国建立后改建为京广铁路)沿线的清远地区不但遭受日军的多次侵犯,还经常遭受日机的狂轰滥炸,给清远造成重大人口伤亡和巨大财产损失。据初步统计,抗战时期清远市域内的人口伤亡总数为9857人,其中人口直接伤亡为5650人(死亡3884人、伤1766人);人口间接伤亡为4207人(死亡170人、被俘50人、失踪21人、伤306人、不明3660人)。社会财产和居民财产共损失25165840元(国币,以1937年上半年指数计算,下同),其中社会财产损失为12927537元,居民财产损失为12238303元。



    日军在轰炸过程中违反国际公约,投放有毒物品


      抗战全面爆发后,日军开始经常派飞机对清远地区各县城、粤汉铁路及沿线乡镇进行大规模轰炸。


      1937年7月27日,6架日机首次空袭清远,在潖江企湖塘兵工厂投弹12枚。9月至10月,先后5次轰炸该厂,共投弹50多枚。由于日机的多次轰炸,除厂内机器设备事先撤出外,建筑物几乎全部炸毁。按1937年7月的法币计,至少造成550万元的财产损失,这是抗日战争时期清远地区财产损失的最大一宗惨案。9月27日至年底,日机先后多次轰炸银盏坳、迎咀、源潭、潖江口、旧横石等铁路火车站及沿线村庄,炸死平民约200人,炸毁潖江铁桥。


      1938年5月6日下午2时30分,日机18架在英德县县城的大同路警察所一带、城外东关、竹篙铺及县府左侧地方法院等处,投弹60余枚,被炸塌焚毁的有县府前座、县电话所、交通部、县电报局、法院民教馆、县城警察所及商店65间、民房25间,南门河面昌记渡满载货物大货船1艘、小艇12艘被炸,炸死市民10人,炸伤市民15人及警员5人。据曾其祥老人回忆:当时“停泊在南山的十数艘伤兵船,全被炸沉,许多伤兵被炸死、淹死。沿河的船只不少被炸沉。北江河上漂流着断肢、残尸,江水被鲜血染红。敌机惨无人道的轰炸,造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就有朱日照、黄神英、熊祥有等一百多人(家),真是惨绝人寰。”


      日机轰炸清远最为频繁的是1938年下半年至1939年上半年。特别是广州沦陷后,日军对清远地区的轰炸更为频繁,其中1938年在清远、英德、连县共投弹3669枚(清远2143枚、英德1456枚、连县70枚),共炸死155人(清远32人、英德85人、连县38人)、伤260人(清远81人、英德59人、连县120人)、毁屋246间(清远72间、英德92间、连县82间)。


      1938年10月23日上午11时,日军敌机3架在佛冈府城及石角圩各投弹6枚。此后,国民党佛冈县政府被迫搬迁到潖江北面的莲花岗附近的国恩寺(今石角镇塘二桥附近)办公。1938年11月6日,18架日机对连州城内常平社学和城外老人桥(城东)进行轰炸,投弹34枚,炸死民众85人,炸伤110人,毁房37间。这是侵华日军派飞机第一次空袭连县县城连州城,也是日军轰炸清远地区单日人口伤亡最多的一次,伤亡的人口涉及军警公职人员等各行各业。此后,居民为安全计,纷纷疏散下乡,有的朝往暮归,连州城呈现萧条冷落。1938年11月17日上午9时35分,一架日机在阳山县城投下炸弹4枚,当场被炸死2人,炸伤4人。


      地处粤桂湘三省交界的连山,也不能幸免。1944年10月23日(农历润9月7日)早晨,日机3架在连山吉田公路沿线进行4次俯冲扫射,死1人、重伤1人,毁坏货车二辆、房屋小商店各1间。


      日军在轰炸过程中违反国际公约,投放了有毒物品。在1938年8月5日上午10时18分,日机21架炸清远县源潭,投弹后又投许多毒棉,造成2死1伤,死者七孔流血。


      当时有不少报纸,较为详细报道了因日机轰炸造成的惨案。


      《中山日报》1937年10月25日报道:“廿三日上午十一点许,敌机廿二架到达英德站上空盘旋,适有客货混合车由广州开往曲江,到英德时,遇敌机来袭,乃在该站暂停,被敌瞥见,随乱投炸弹卅余枚,车站及路轨颇受损伤,死伤搭客工人十六名。”“廿三日,敌机大举轰炸粤汉路时,适有客车一列开至英德站,见敌机到袭,立即停车以避。时车上乘客男女老幼约百余人,正在夺路逃避。不料灭绝人道之敌寇,竟向列车轮回轰炸……计车厢十一辆,全被烧毁,只剩尾列之行李车。自十一时许着火,焚到下午六时,火势始杀。斯时,剩客妇孺走避不及者,死伤四五十人,由车站人员就近救护,送英德医院时,受伤毙命之妇孺已有十六人,敌人惨无人道一至于此。”


      香港《工商日报》1938年3月29日报道:“查昨日敌机均袭粤汉铁路南段各站,英德清远间悉被投弹,达五十八枚……其中最惨者,敌机狂袭粤路时,不顾公法人道,竟向由广州北开韶关之客车投弹,并频用机枪扫射,计有一列车开到河头沙口之间,司机见有敌机到袭,即行停车,时为午间,车停后,车上搭客共有三百余人,各人立即下车分赴附近村野躲避,有不及走避者约一百余人,敌机此时低飞扫射后,并猛投炸弹两枚,有一弹命中车卡,车卡当即倾覆,计被炸死伤搭客共百余人,均为平民,一时血肉横飞,惨状不堪忍睹,其被炸伤者呻吟之声,异常凄切。”


      香港《工商日报》1938年8月22日报道:“由去年八月卅一日被×机空袭起,至本年七月廿六日止,第二行政区所属各县市被×机空袭的一年中,其情形大要如下:…英德投弹一千零二枚,死卅余人,伤六十余人,毁民房一百零三间,商店四十余间,机关十七所;清远被投弹一千二百四十一枚,死伤百余人,毁民房一百一十余间,学校一所。”


      《星岛日报》1939年5月24日报道:“二十二月以来,×机专向我非军事地区无抵抗人民肆虐,粤北各地,遭×机投弹,不下万枚,毁民屋数千间,死伤达三千余人。兹据调查所得,抗战迄今,第二行政区各县被投弹数目,计有…清远落三千一百四十九弹,死三百一十二人,伤三百八十人,毁屋八百六十二间;英德落三千三百八十三弹,毁屋三百间……阳山落二弹,死四人,伤二人……佛冈落一百二十四弹,死十五人,伤四十人,毁屋十六间。”


      日机轰炸后的惨状,叫人难以想像。如,英德青塘,据当时的老人回忆,“1944年8月的一天下午,又是青塘街(圩)日,一架日机窜到青塘上空投弹轰炸,把未逃进石洞的三、四十人,炸得血肉横飞。村民陈阿安与父亲陈道房两人早上共同抬猪肉上圩卖。下午,陈道房被炸得尸首分离,肢离破碎,由其儿子一块一块拾起来,用箩筐挑回埋葬。好不惨痛!群众郑胜说:‘这对父子,上午抬猪肉赴圩卖,下午挑人肉去埋。真是悲惨哪!’”


      据初步统计,1937年7月至1945年9月,日军在清远地区共投弹7168枚,造成死亡1581人、伤1159人,炸毁房屋1500间。


    上廓街德国教堂收容的妇女遭日军轮奸


      日军对占领地区平民进行疯狂残杀与伤害,其中清远县、英德县和佛冈县在第一次粤北会战期间受害最为严重:日军沿途杀害清远县城乡平民1260人,受伤害女性281人。佛冈县被杀害殉难民众110人(男82人,女28人)、受伤47人(男34人,女13人)、失踪1人(男)。1939年12月30日英城沦陷一周内,兵民被杀295人(在江湾村虐杀洋高乡副乡长谭有举等人)、伤54人。


      据1940年2月20日的《大光报》报道:清远县城沦陷6天时间,日军无恶不作,杀人如麻,被杀平民300多人,团队政警52人;奸淫杀害妇女35人,强奸妇女250人。“敌寇入城后,发挥兽性,滥肆奸杀,疾病老弱不及走避之民众概无幸免,事后殓埋死尸凡三百余具,店铺被其焚者已查得一百八十七间,住户四百余,而敌人奸淫我妇女其凶狼毒辣,更属骇人听闻!上廓街之德国教堂,当县城沦陷时,曾收容妇女百廿余,暴敌强行入内,轮奸五次,华籍牧师名(作者注:原文为“名”,疑为“石”之误)某之女,为敌兵瞥见,强索不得,竟迁怒其父,拖出门外枪杀。在一老人之尸旁,以血书‘此人年八十二该杀’字样,有七男尸排绑于大树之下,被斩去首级,女尸类多以木棍塞其下体,甚者枭首而置于两股之间,其残虐实非有人性者所能想像。”《中山日报》战地特派记者黄剑豪在1940年2月7日报道:“沦陷了五天的清远县城,已没有一线完整的房屋,也没有街道的存在,只有的是掩鼻欲呕的腥臭气味,和满道的死尸。”“赤裸裸的女人尸体雪白的肚皮上,被刀划了一个十字,肠脏都溢了出来,小孩子的尸首、没了腿的死猪混成一片,这是浩劫后的清远县城的缩影,也是敌寇所赐与清远县民众残酷的烙印!”


      1945年1月,日军分二批由湖南江华、蓝山窜入连县,经东陂、星子、临武出坪石,所经之处,遇男子捉去作向导,不从者杀之,或用火烧死,或生埋地穴;遇女则轮奸致死;住过的房屋,不论墙壁、楼板、瓦面,或穿洞破坏,或放火烧毁;粮食和猪牛杀了吃不完,就烧掉或倒入厕所,或放毒其中;锅头水桶缸罐皆被打碎。杀害百姓28人,杀伤1人,俘虏导致失踪14人,烧毁房屋38间,杀猪139头,牛55头,抢去大米7800斤,钱款15000元(国币)、竹子100多株。


      1945年4月1日(农历二月十九),一支日军由新丰的金竹园向英德青塘、新和隆、举子岩进犯,150多名农民躲进官公岩避难,1人被剖腹,17人被熏死,7名妇女被日军强奸后用木棍捅进阴道致死。


      进犯日军沿途到处强暴妇女。1940年1月初,日军入侵清远县高田乡,裸囚妇女于一祠堂中,分别实施强暴,并强拖壮丁围观。当场有数人被强奸致死,还有数人羞愤自杀。


      入侵日军到处烧、杀、抢,还使不少家庭破碎,不少群众流离失所。据不完全统计,1939年至1943年10月,英德县、清远县、佛冈县收容难民人数分别为1851人、1164人和60人。这些人当中,有不少受伤。


      日军还蹂躏劳役占领区民众。1945年1月19日,日军第5次侵占清远县城后,成立伪维持会,任命伪县长,在下滨江以南地区建立日伪政权,直到9月11日才全部撤出。被占领区的民众在日军占领间,受到非人的蹂躏,经常被日军劳役。


      此外,在清远县开展抗日活动的抗日游击队战士有17人先后被日军杀害。



    日军多次侵犯清远,杀害驻军官兵


      1937年7月7日前,日军对清远地区没有军事行动。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国民政府第12集团军的62军、63军驻扎在清远县城以北地区,守卫粤北第一防线,与日军第23军对峙。


      1939年1月13日,驻守在清远县龙山(现佛冈县龙山镇)的国民政府军152师阵地受到日军的猛烈进攻和轰炸,致使大批将士伤亡,副师长林英灿(湖北省黄岗周铺镇人,黄岗现为武汉市新洲区)也在战斗中殉职,他是在清远地区牺牲的军衔最高的国民政府军将领。


      1939年12月17日,日军为策应桂南作战,调动第18师团、近卫师团之混成旅及38师团、160师团、11师团各一部约6万多人,统由安藤利吉指挥,分三路出扰广东各线,引发第一次粤北会战。其中,左翼日军104师团奉23军司令官古庄干郎中将命令,1.5万余人沿铁路北犯,向清远银盏坳地区猛烈攻击。国民政府军第12集团军总司令余汉谋部62军(军长黄涛)与日军展开激战:152师在师长陈章率领下全体官兵顽强据守阵地,战斗将近一个星期,守军伤亡惨重,营长吴麟光荣牺牲。随后,62军157师师长练惕生,65军(军长缪培南)158师师长林廷华、187师师长孔可权先后率部投入战斗。守军6个团的兵力在银盏坳、伯公坳、王子山、青龙岗、源潭等处阵地、方圆10公里的区域内与敌进行反复激烈的争夺战。守卫王子山阵地的两个连,全部壮烈牺牲。在争夺伯公坳战斗中,157师940团在团长李友庄带领下顽强拒敌,其中两个营损失四分之三。营长连士英、副营长倪伟英光荣牺牲。


      1939年12月24日,进犯粤北的日军以机炮掩护强渡潖江,溯北江而上,直驱英德县城。30日,日军从子贡岭经龙头圩到达南山,用燃烧弹炸毁了南山电话所和电话总机,当场炸死烧死话务员白棠、萧镜棠、李观桂、电话所所长植珍(均石尾人)、植冬戊(南岸人)和2个小孩,英德县长李辉南和身边的一名马弁黄如才被日军机枪射中殉职,另一名马弁(不知姓名)负伤,留守在英德县城文化寺的地方武装中队队长谭锦裘(附城江湾人)也中枪负伤,后在渡河中牺牲。


      1944年6月至7月,日军发动一号作战。日军104师团主力部队于1944年6月29日开始在石角圩(清远县城南16公里)附近渡江。6月30日,日军一部队在清远东侧地区渡过北江,随即开始进攻白庙(清远县城东11公里)、石板(清远县城东北6公里)一线以北山区地带的数道国民政府军阵地。日军师团司令部于7月2日晨进驻回澜圩(清远县城西6公里),并从背后攻击大罗山(清远县城北18公里)附近的国民政府军。7月3日攻占清远县城,并在附近进行扫荡。7月3日半夜,日军104师团后续部队渡河完毕。7月4日,日军主力准备向横石塘和高田圩(横石塘西7公里)突进。7月7日晨,日军继续向连江—线挺进,师团司令部10日9时推进到大洞圩(高田圩北15公里)。此战又造成一批守军伤亡。


      1945年1月21日晨,集结于源潭、迎咀、银盏坳—带的日军独立步兵第8旅团及104师团兵力共约5000人,其先头部队千余人开始向国民政府军江湾南岸狐洞山警戒阵地进犯,一部经白石坳向岭仔脚前进,另一部向桂头前进,主力则沿粤汉铁路北进。因敌众我寡,国民政府军461团在潖江南岸警戒部队退回北岸防守。当日下午3时,日军强渡潖江口,守卫尖峰顶之461团第2连之排哨的竭力抵抗,日军集中炮火向尖峰顶猛烈轰击,排哨全部牺牲。18时日军渡过潖江口,又向黄麖角、佛子坳、黑鹰岭、大松岗等阵地攻击。当晚,日军攻占大松岗阵地。22日凌晨一时,461团1营副营长率步兵两连、重机一排向大松岗阵地反攻,激战至5时,伤亡颇巨;上午9时,日军千余人由北江西岸黄洞口、峡州渡过东岸,分别向竹园围、下岳及大岭等阵地攻击。461团除以一部防守大岭外,主力转移至大岭头、网形顶之线。下午2时,日军以猛烈炮火掩护,猛攻大岭阵地,461团第9连连长黄伟强阵亡,该连李世表排全部牺牲,大岭阵地被日军占领。是晚,日军又向大岭头、网形顶阵地猛攻,次日零时40分,大岭头、网形顶阵地均被日军攻陷,守军伤亡惨重。


    日军两个月烧毁清远农村房屋5057间


      日军入侵清远城乡,不但到处杀人,还到处放火,烧毁百姓房屋,抢夺百姓财物,使社会财产和居民财产遭受巨大损失。其中,1939年12月至1940年1月间,清远县全县农村仅这段时间被烧毁房屋5057间,县城被烧毁商店165间,按1937年7月战前币值折算,损失金额法币达810613元,此外清远县城乡还耕牛1301头、禽畜50775头、农具30456件,损失稻谷23363担、其他财物损失1262753元;英德县毁坏房屋3054间,损失牛460头,其他财物损失1301700元;佛冈县被日军毁焚房屋812间。




    北江抗日是怎样取得胜利的?


      1938年10月12日,日军自广东惠阳大亚湾登陆,仅仅9天省府广州沦陷,国民党军政当局狼狈逃至韶关。当时军心涣散,阵脚大乱,若日军兵力充足,乘胜追击,临时省府韶关可能不保,这就是单靠政府和军队抗战,即片面抗战的后果。然而从1939年7月至1940年夏,北江流域的抗日烽火愈燃愈旺,国民党军政当局积极抗日,粤北各族群众踊跃支前,从而取得了“粤北会战”的初步胜利。此后尽管抗日之路异常艰难曲折,但粤北除了铁路沿线几个城镇陷落外,广大农村仍掌控在人民手中,临时省府连县没有沦陷,最终于1945年8月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人们会问:北江抗日是怎样取得胜利的呢?笔者认为,主要是当年国共双方都认识到:抗战是中华民族与日本帝国主义的一场决死之战。唯有实行全面全民族的抗战路线方能取胜。什么是全面全民族的抗战路线?它是指1937年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制定的抗战路线(简称洛川会议)。其内容体现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里,即要实行全国军事、全民总动员,结成以国共两党合作为核心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改革政治,发展经济,改良民生,肃清汉奸卖国贼、亲日派,进行游击战争,坚持持久战,彻底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由于国民党是地主资产阶级的政党,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各自所代表的阶级利益是有对立的一面的,因此共产党在坚持全面全民的族抗战路线中,必须“站在抗日的最前列,坚持抗日战争中的无产阶级领导权,成为全国抗战的核心”。


      中共北江特委在粤北各县创建抗日根据地


      1938年4月,中共广东省委为贯彻党的洛川会议精神,决定在北江地区,迅速恢复党的地方和基层组织。在此之前,因大革命失败,党组织的活动是不公开的。


      1939年7月,中共北江特委成立(黄松坚任书记),接着进行以组织建设为中心的地方党的建设工作。至1940年春,清远、韶关市域各县党的地方基层组组织先后恢复与建立。广大党员干部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勇敢地站在抗日最前列,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


      (一)深入粤北城乡掀起抗日救亡运动高潮。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指出:打到日本帝国主义,必须实行“全国人民的总动员”。党的地方组织为实现这一目标,派遣一大批党员与国民党地方政府合作,成立与省级群众团体相对称的抗日团体,如政工队、妇女生产工作团、军民合作站(所)、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抗先”)等。深入粤北各族群众、各级政府和军队,宣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团结御侮,一致抗日等爱国主义思想;张贴“打倒日本侵略者”、“坚持抗战,反对投降”等标语;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黄河大合唱》等抗日歌曲。同时,完善上述团体的战斗支前、抢救、后勤保障等功能,从而实现了北江人民抗日的总动员。


      (二)坚持党的统一战线方针,发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团结御侮作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的法宝,粤北抗日要取得胜利,党的地方组织一定要贯彻“发展进步努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力”的方针,巩固本地区的统一战线。在发展进步势力方面,利用合法的“政工队”、“军民合作站”、妇女组织等,扩大党掌握的群众队伍。同时下力气把粤北各县有名的中小学教师作为进步力量加以发展使用,并通过他们吸引更多知识界人士,加入党的抗日队伍。


      在争取中间势力方面,通过支持帮助等途径,争取到国民党北江第二挺进纵队(简称“挺二”)司令莫雄,支持抗日。争取到当时国民党第四路军司令部干训班负责人陈汝棠,支持抗日等等。


      在孤立顽固派方面,对党已掌握的团体和军队中的顽固分子,采取解除职务的手段礼送他处;对国民党军政当局中的个别反共分子,采取警告或活捉教育,使之回头是岸。对坚持反共媚日的顽军,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使之不敢轻举妄动。(三)自觉掌握抗日武装开拓敌后根据地。共产党要“坚持抗日战争中的领导权”,就必须有自己的强大的武装力量,否则就是一句空话,甚至人头落地。这是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之一。中共北江特委遵照党中央“力求继续发展,扩大武装部队”的指示,在统一战线的旗帜下独立自主地组建和扩大如下人民抗日武装:一是选派一批有武装斗争经验的党员去领导各县乡的抗日民众武装,通过敌后游击战锻炼,使这支队伍发展到数千人;二是通过人际关系派遣党员军事骨干邝达、杜国栋、周辉等人,打入国民党“挺二”中担任军职,使该部队变为共产党实际控制的国民党武装。其编制由2个大队发展为4个大队。三是当东江纵队北江支队和西北支队挺进到北江时,一方面让地方武装融入其中,一方面动员各族进步青年参军参战,扩大正规抗日武装。


      为落实党的洛川会议关于“创建抗日根据地”指示,中共北江特委在粤北各县创建抗日根据地。主要办法是已游击战争开路,以发动群众参军参战和发展经济为内容,以建立“三三制”民主政权为目标,边打边建百边巩固。1939年春至1945年底,先后建有:“以广宁四雍为中心的广(宁)四(会)清(远)怀(集)边区,以英德东乡为中心的英(德)翁(源)佛(冈)新(丰)边区,共3大块根据地,小块根据地则更多。


      北江地区党组织在抗战中的领导作用,集中体现在运用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这“三大法宝”中。它如同漆黑夜晚北江上的航灯那样,照亮了抗日航船的前进方向。


      国民党广东军政当局积极抗战,在正面战场上大量消耗了日军实力


      七·七事变后,中日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国共两党实行合作抗日。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广东省府北迁韶关,日军打到清远、英德县境,国民党军政当局岌岌可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们按照“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的爱国传统,接受了共产党力主的全面全民族抗战路线。


      一、在军事上秣马厉兵,积极备战。1938年冬,保卫粤北的还是在惠(阳)保(安)增(城)战役中曾一触即溃的第十二集团军,司令还是余汉谋。但自1939年春起,余部开设军官训练团,对中下级军官进行军政训练,邀请政工团员和爱国人士(当中有地下共产党员),到其训练团宣传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并在基层部队中设立政治指导员,加强对战士的爱国主义教育。在整个十二集团军里还安插了600多名共产党员,600多名进步青年。为了动员广大群众抗日,余汉谋部还组织了粤北十县各族壮丁进行军训,以实现军民抗日。


      二、在政府工作方面实行改良民生的财政政策。省政府把和连县作为抗日政策的试点县,并取得成效。抗战前连县工业只有一些手工作坊,省政府机关迁来后,增加厂矿20余间,产值高速增长。农业方面,省账济会在龙坪设立了5400亩垦区,给予每户贷款3000元以解决生活问题。省建设厅设立农业实验总场,推广适合连县地区生长的稻种……据史料记载:1940年粮食产量达12639631市担,与1952年产量1298887担相近。此外公路、邮电、通讯等都有长足发展。在连县取得经验后便把它推广到各县,一度促进了粤北经济的发展。


      三、在正面战场上国民党军敢于与日军血战。1939年冬,以余汉谋为司令的第十二集团军及军直属队共12万人,部署在花县、清远县军田、王子山、银盏坳等军事要点上,与6-7万日军对峙。此时余军受过军政训练,士气高昂,阵地坚固,于1939年11月至1940年5月,先后3次击溃了日军,保卫了粤北。3次会战共毙伤敌官兵2万余人,俘虏敌官兵74人,毙伤伪军500多人。国民党军牺牲1万余人,伤7千余人。这就是华南抗日史上的有名战役——粤北会战。


      在粤北会战中,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官兵表现了抵御外侮、不畏强暴、敢于同日寇血战到底的民族英雄气概,这是击败日军的决定性因素。如第一次会战,余军守卫银盏坳东南王子山阵地的某部两个连,为捍卫阵地与敌血战,两个连全部牺牲。在争夺伯公坳阵地中,余军两个营损失四分之三,营长连士英、副营长倪伟英英勇牺牲,但战士们百折不挠,前赴后继,杀伤日军1000余人,阵地稳如泰山。


      1939年春至1940年夏,广大官兵敢于与敌人血战,大量杀伤日寇,保卫了粤北,从而粉碎了日本企图逼迫广东军政当局投降的阴谋。


      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有效遏制日军主力,保住了省府所在地粤北


      粤北会战后,粤北抗日后方曾一度出现高涨形势,但国民党顽固派出于其反共反人民的本性,于1941年1月掀起反共高潮,中共粤北省委被破坏,一批党员干部被捕杀,地方共产党组织重新被迫转入地下,北江抗日形势急转直下。1944年7月,日本乘机发动对粤北进攻,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又不战而逃。1945年1月英德、曲江、韶关重镇失守,省府被迫迁至连县。然而此时共产党则重振旗鼓,挺进敌后,开创了抗日的新局面。


      一、重新恢复党组织活动,重建党的抗日武装。中共北江特委决定于1944年秋恢复党的组织活动;把党组织隐蔽期间培养出来的一批军事人员,插入“挺二”第五、第九中队,重新发动各地民众武装,实行全民抗日;进行交通破袭战、地雷战、麻雀战,使日伪军龟缩于若干城镇,寸步难行。


      二、配合东纵北进部队扩军打仗,不断消灭日军有生力量。1945年3月,北江支队约400人于1945年3月挺进到英东鱼湾,与当地党领导的“挺二”第九中队和第五中队合并,组成清远人民抗日同盟军。截断了河头至大坑口铁路,摧毁日寇十多个据点,消灭日伪军1千多人。于1945年上半年建立了“北江东岸抗日运动委员会”和直辖14个乡的民主政权,根据地人口达20多万,总面积达3000多平方公里。


      1945年5月底西北支队约350人到达清远文洞,与清远当地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合并,组成西北区人民抗日同盟军,主要是在北江京田、横石圩等地,神出鬼没伏击日军来往船只,据统计,当年六至七月共打沉、打伤日军船只20余艘,毙伤敌人四、五十人。从黎洞至白庙之间五、六十公里河段,日军的水上运输陷于瘫痪。与此同时,消灭一批伪军、顽军,于1945年2月建立了以文洞为中心清(远)英(德)边区。


      以上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在北江游击战中,涌现了一大批英雄人物。原“挺二”九中队中队长共产党员赖德林,在首次夜袭清城的战斗中,勇闯虎穴,直捣日军老巢,击毙日军曹长以下数人,缴获一批军用物资。赖德林在战斗中英勇牺牲,被誉为抗日英雄。原北江支队野马中队中队长、共产党员陈荣畿,在青塘周屋与顽军的战斗中,为掩护主力突围,率领18位战士与敌人血战30多小时,弹尽粮绝,大多牺牲。陈等几人,最后等敌人进入阵地后,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被当地人民誉为抗日十八勇士。


      综上所述,人们清楚地看到:广东国民党军政当局在省府北迁后,尚能接受全面全民族抗战路线,打了一些胜仗,抗日是积极的。但在抗战相持阶段及其之后,在日军诱降下曾一度掀起反共高潮,扼杀人民抗日力量,使当时的省府连县十分危急。与此鲜明对照的是,粤北地方共产党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始终坚持全面全民族抗战路线,以人民战争战略战术,缠住了日军主力,保卫了粤北,保卫了广东,为华南抗日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这就是北江抗日的历史事实。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应当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团结各族人民,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为实现粤北的全面小康,为实现全体中国人的中国梦而建功立业,这才是对无数先烈的最好纪念。

    阅读全文
  • 分享